<button id="ujexs"></button>

<legend id="ujexs"></legend>
        <rp id="ujexs"></rp>

            1. 儿时的腊八粥
              发布日期:2019年12月31日  来源:鹤岗矿工报 作者: 胡安鹏      
                  又值农历腊月初八,妻子天不明就起来熬腊八粥。吃着用小米、豇豆等多种粮食和蜜枣一起熬煮的香甜粘稠的粥饭,不由想起儿时吃腊八粥的情景。
                  吃“大锅饭”的年代,父母疼爱儿女有其心而无其力。在我幼小的记忆中好像就没有吃过几顿饱饭,平时喝的是稀溜溜的红薯面、高粱面糊涂,吃的是红薯干煎饼卷老咸菜。
                  母亲过日子很会成算,秋季生产队分的少量的小米、绿豆、豌豆、黄豆等杂粮,晒干后就像宝贝似的收藏着,平时只有来了客人烧糊涂时才放上小半勺,提高稀饭的档次。她老早就留下了熬腊八粥所需要的五谷杂粮,过腊八吃腊八粥成了小时候的一个念想。
                  腊月初七的晚上,母亲从旮旮旯旯里把坛坛罐罐般出来,凑着熬腊八粥的粮食,虽然凑不齐八种粮食,但小米、绿豆、黄豆、花生米等还是各有一点?;勾庸以诜苛荷系捏钭永锶〕鲆话煸?,那是我家歪脖子枣树结下的金丝小枣,然后把五谷杂粮和枣用温水泡上滋洇着,第二天熬煮时好烂些。
                  腊八一大早,就听到了母亲“呱哒呱哒”拉风箱的声音,我们从被窝里渐渐闻到了小米饭的馨香,过了一会,母亲把我们叫起来趁热吃腊八粥。我的个头较小,身体也较单薄,母亲第一个给我盛了一碗粘稠的粥饭,取了一双筷子,拉着我来到大门外西边那棵两人合抱、笔直挺拔的椿树旁,让我用筷子粘了点腊八粥在树身子上抹了抹,然后让我小声念叨:“椿树王,椿树王,你长粗来我长长。你长粗了好解板,我长长了穿衣裳。”如此这般,连说三遍,以期长个儿。并再三嘱咐千万不要把“你长粗来我长长”错说成“我长粗来你长长”,如果说慌了嘴,就只能往粗往短里长,长不成大个子。愿望虽好,但客观难违,因我在一岁多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,加上在成长的过程中缺乏营养,导致了发育不良,即使年年祈求,也难以出现茁壮成长的奇迹??匆豢次颐悄且淮?,绝大多数都是一米六多的个头,高大魁梧的仅是极少数。
                  我们那代人经历过艰苦生活的磨练,因而才会十分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,甚至对小时侯的一粥一饭都记忆犹新。有了这种朴素的感恩之心,即使遇到再多的曲折和坎坷,也会从容处之,坦坦然然地过着平常的日子。
              炸金花棋牌游戏